湖南企业登记网

   设为首页 收藏本页 回到首页

注册资本认缴制度改革与保障交易安全的关系探微
2013-11-26 09:06:31 发布者: 湖南省工商局企业注册局

 

注册资本认缴制度改革与保障交易安全的关系探微

岳阳市工商局  邝吐芳

 注册资本制度是公司信用制度的主要组成部分。今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研究通过了《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明确要求将注册资本实缴登记制度改为认缴登记制度。目前深圳、珠海等地已在试行这一制度。从试点情况看,实行注册资本认缴后,市场主体发展迅速,在带来市场繁荣的同时也带来了不少隐患。比如交易安全的保障和风险的识别。笔者在此就实行注册资本认缴后如何控制交易风险、保障交易安全作个浅析。

一、我国现行注册资本制度对交易安全的影响

我国公司注册资本制度经历了从严格的法定资本制向折衷资本制度转变。在计划经济时代,这种法定资本制度对保证公司的真实可靠,防止公司设立中的投机欺诈,保障债权人利益,维护交易安全,稳定社会经济秩序方面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但随着市场经济的不断发展,企业之间竞争日益激烈,企业缺乏诚信、合同欺诈等行为时有发生。据国家工商总局统计,每年由于合同欺诈造成的损失达55亿。合同履约率已由20世纪90年代的70%下降到50%。实践证明,试图通过法定最低资本限额的设置,资本确立维持不变三原则的严格执行,来实现债权担保功能的结果,只能是预期价值与现实功效的背离。当前我国现行的注册资本制度对交易安全的保障作用已经弱化,甚至产生了不利影响。主要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现行公司注册资本实缴制催生“两虚一逃”。公司法规定了最低的注册资本限额,而且注册资本必须按照法定程序增长和减少。不少企业认为注册资本高可以证明公司资金雄厚,规模大,实力强,让公司在商战和融资中具有优势,如一些招投标或银行贷款也对注册资本有较高的要求。现实中,大量民间企业由于自身资源有限,为了满足注册资本最低限额的要求,在自有资金不足而融资渠道不畅的情况下,不少企业选择了虚假出资,找中介垫资来度过注册资本审验关。如深圳市某担保有限公司自2006年5月起,共为947户企业办结开业或增资的登记手续,为涉案企业垫付注册资本金合计79157万元。注册资本验资制度不但不能真实反映企业的资产实力,而且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滋生“两虚一逃”违法行为的制度性原因。而公司资本制度的监管缺失导致不法投资者虚假出资或抽逃出资,损害债权人利益,助长了资本缴纳和验资过程中的弄虚作假行为。注册资本不能真正显示公司实际资产的多少。使人们对公司经营状况的了解无法通过法定机关来获取信息,使经营风险加大,从而无法保障交易安全。     

2、现行注册资本制度高门槛设计有损公平竞争。交易安全与经济效益是一对难以调和的矛盾。我国改革开放前期的市场准入制度设计明显向交易安全倾斜。如公司法规定公司设立的最低注册资本金限额。这种高门槛的制度设计,损害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秩序,导致企业资金闲置浪费,竞争力下降。05年修改的公司法将公司注册资本最低限额降为3万元,但有关行政许可部门对公司的注册资本仍有门槛限制,比如劳务公司、物业公司、房地产、建筑工程等行业对公司注册资本设置门槛过高,不利于市场准入和公平竞争;而且现行法律和政策多以注册资本的金额为标准进行优惠措施的给予和经营条件的限制,刺激企业盲目扩张注册资本,造成注册资本泡沫化,使投资人和债权人无从判断企业的信用情况和准确地作出市场预期,影响交易安全。

3、法律和社会过分依赖注册资本的债权保障作用。法定资本制和折衷资本制过于放大了注册资本对于交易安全的保护和债权人债权的担保作用。实际上交易风险的防范和控制主要靠市场主体自身对于市场的识别判断能力和风险的分析能力以及整个制度和市场交易体系的完善。现有的注册资本制度不利于公司的诚信的梳理和维持。导致公司的信誉以其注册资本来体现。相对人发生业务往来时根据注册资本来作出决策。事实是注册资本高低不等同于公司信誉的高低。而在于公司资本的良好运作。而且随着时代的发展,债权人信赖基础的转变,公司的信用基础是资产而非注册资本,注册资本的债务担保功能日益弱化。注册资本改革,也就是旨在淡化“注册资本”的信用担保功能,转变保障交易安全的管理方式。

实行注册资本认缴制改革,投资者可以通过公司章程自主决定公司的资本发行规模、出资比例、出资时间、出资方式等,转移捆绑在注册资本之上的信用证明和债务担保功能。这不仅是资本缴纳方式的简单变化,而是重新界定了政府与市场、公权力与私权利的边界,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基础性作用,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必然要求。

二、实行注册资本认缴制改革后如何保障交易安全

随着注册资本认缴制改革,市场准入的门槛降低,各种形式的市场主体涌现,鱼龙混杂,在带来市场繁荣的同时,也产生了不少新问题。据统计,深圳实行注册本认缴制改革试点后,2013年1-8月份,市场主体数比去年同期增长了85%。在市场主体猛增的同时,也容易滋生“空壳公司”和“皮包公司”,而且由于信用识别途径不畅,完全依靠投资者、交易者的意思自治和社会信用公示,可能会造成企业信用制度的阶段性缺失,加上立法保障滞后,对企业的后续管理任务加重。但笔者认为注册资本虽然在某种程度上仍与公司信用存在关联,但交易风险的存在主要与企业的安全意识、信息识别途径以及市场体系的完善程度密切相关。可以通过以下途径来控制交易风险,保障交易安全:

1、完善信用体系建设。目前我国企业信用体系和个人信用体系不完善,征信系统建设还不成熟,落后于社会经济的发展。国外的一些国家,如美国,公司信息公开程度高,债权人自我保护途径十分通畅。有一些记录公司资产和信誉的专门数据库。可以查询公司财务状况、员工人数、营业额、债务额、偿还利息和本金的记录、有无拖欠、有无经济和法律纠纷等。实行商事登记改革,建立和完善社会信用体系刻不容缓。我们要加快信息化建设,建立“完整、规范、科学、统一”的企业信用分类监管长效机制,完善企业信用体系建设工作,建立便捷的信息查询系统,大力推进政务公开,为公众提供行政信息、信用信息、经济信息、法律政策及其他相关信息。加强对企业法定代表人信用管理,对违法经营者、中介机构、投资人和公司高管等对象建立涉及税务、银行、保险、进出口贸易、出入境等各方面的约束机制。定期向社会发布信息公示,推动跨部门、多领域信用信息综合运用和信息共享,营造“守信激励、失信惩戒”的社会氛围,强化社会共同管理。

2、实行风险预警机制。对高风险企业就应当建立风险评估预警和破产预警制度,在企业退出市场和违法行为发生前使企业债权人和交易合作伙伴合法权益得到有效的保障。对食品药品生产企业和其他高危企业、有不良记录的企业,启动退出管理机制,根据查处的问题情况适时公布退出企业名单,并实施动态管理。

3、加大违法行为查处力度。合同欺诈违法行为的存在的一个重要原因是法律惩罚力度疲软,违法成本过低。从现实看,合同欺诈违法行为由工商机关管辖,但工商部门仅有一部规章,调查取证权较小,处罚力度较小。情形严重构成合同诈骗罪的,才由公安机关管辖。监管体制有待理顺,监管机制、程序有待完善。宽进后必然带来市场主体数量的增加,而日益增加的市场主体良莠不齐,不按规定退出市场的企业也会随之增加,严管光靠哪一个部门难以到位。这就要求各职能部门要加强联系、加强部门联动,加大行政指导工作力度,引导企业守法经营。

4、加强企业自律。企业自律自治机制不完善将会导致公司内部纠纷也相应增加。实践中发现不少公司组织机构不健全。很多公司的组织机构形同虚设,只是为了应付登记注册,甚至有的董事监事不知自己在公司担任董事监事的职务。企业内部普遍缺乏信用管理制度。企业一般较重视在合同签订时对交易对象诚信方面的调查。却很少有企业设立专门进行内部信用管理的部门、机构或人员,因此,因授信不当导致合约不能履行以及受信企业对履约计划缺乏管理而违约的现象频繁发生,因对合作客户的信用状况缺乏了解也使许多企业受骗上当,导致经济纠纷大量出现。加强企业自律应该在设置岗位,配置专业人员方面进行控制和把关。加强管理、加强培训、加强制度建设,充分发挥行业协会作用、利用协会平台来更好地规范行业。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通过立法加强注册资本管理并没有起到保障交易安全的作用,我们应该改变思维模式,重新进行顶层制度设计,从加强诚信体系建设入手,完善信用信息记录公开、信息共享等工作,才能达到最终的目的。